做醫生也做稱職的兒子 似乎兩難全!

最近,小編讀了《醫生口述:做醫生難 做稱職的兒子更難》一文,講述的是一名臨床工作三十餘年的醫生在八十多歲父親摔倒神志不清后所要面臨的治療抉擇;當看着父親手術成功后,即便想留下來盡孝但無奈還得趕回北京,因為是醫生。從早上9:13坐上北京去往河南的高鐵,到當天下午18:46又要趕回北京,匆匆一天道盡“做醫生也做稱職的兒子”的兩難全!

《醫生口述:做醫生難 做稱職的兒子更難》(來源網絡)

父親歲數大了,體質不是太好,上周五早上7:00四弟打來電話說父親夜裡摔倒了,意識不太清楚,說不出來話。我在辦公室坐着思考推測着大致什麼情況,怎麼辦。父親八十多歲已經屬於高齡,有腔隙性腦梗塞,難免會出現再梗塞?還是出血?還是摔傷后的硬膜下或外血腫?三種情況無論是哪種只要影響到神志不清,臨床肯定非常危險!回家!我要親自看看!母親和兄弟們心裏有太多不安,期盼我回去做出最後的決定。

醫院里兩位同事催促我趕緊回家,但是早上7:00是北京上班高峰,堵車堵的沒有辦法,病房裡還有幾個患者不踏實,需要看看交代一下,決定早交班后趕到北京西站乘高鐵回家,9:13的高鐵終於趕上了。

上車前父親的CT片子發到我的手機上:看看CT大致結論硬膜外血腫,推測是老年性自發性硬膜外血腫、CT显示中線移位,父親的一切臨床癥狀可以解釋!關鍵是手術還是保守?我知道根據多年的臨床經驗,保守治療肯定沒有希望,手術還有一拼,可是,這個決定很難下啊!

9:20左右,我原來工作過的醫院——河南省安鋼總醫院內一科的張秀海主任醫師打來電話,高鐵上電話信號太差,說不清楚!只能告訴張主任我中午十二點到,以準備做手術為原則。這個時候我才真正體會到:做一個醫生難!做一個患者家屬更難!

下午13:20分,與母親、兄弟一起協商,我堅決主張手術,因為我知道手術是父親唯一存活下來的希望,雖然面臨感染、營養、機體基礎狀態改善的艱難!河南省安鋼總醫院張秀海主任醫師、CT室主任陳焱漢主任醫師等一起看CT片,發現是老年性自發性硬膜外血腫兩次出血(因為上端出血已經液化)、中線移位。進行CT定位,準備鑽顱碎吸手術。

手術下午在河南省安鋼總醫院內一科搶救室進行,大概四十分鐘手術期間,心裏也是忐忑不安!大概下午17:05分,張秀海主任醫師讓住院醫師叫我進入搶救室,父親意識已經轉為清楚,身體有點躁動,我緊緊握着父親的手,說了一句話:爸爸,堅持住,我回來了!眼淚差一點落下來。

父親也緊緊握着我的手,突然感覺到父親的求生的慾望是那麼強烈!手術去除血腫瘀血,實際上是血水大概140毫升,父親意識轉為清楚,眼角含有淚水,欲想說話而說不出。我知道父親多想給我說幾句話。我說:爸爸,沒有事了,您會好起來,您看看我媽媽進來看您了!

看着父親用眼睛找媽媽、兄弟的眼神,我知道我做出了我做醫生三十多年、作為一個兒子最偉大的決定!在此感謝我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河南省安陽鋼鐵總醫院內一科張秀海主任醫師、金紅主任醫師、CT室陳焱漢主任醫師等等,曾經在一起戰鬥過的哥們兒們!

雖然父親剛做完手術,卻只能如此匆匆回來一趟。下午18:46的高鐵,又要趕回北京,因為第二天上午北京海淀區衛計委組織的大型義診我要參加,下午武警部隊的腎病專業委員會年會我還要主持會議學習。作為一個醫生難,作為一個稱職的兒子更難!

醫生們的工作壓力究竟有多大,身為患者的你可知道?醫生這個職業,看似風光無限,但為了這份職業,醫生本人和醫生全家需要付出的犧牲也是很大的。他們用自己的時間為病患點燃新生的希望,卻把失望留給了家人:節假日里,家人很少能與之團聚;家裡的事,他總操不上心;孩子病了,他來不及照顧;父母老了,他卻太忙了。他們總錯過愛人的生日、朋友的婚禮、畢業周年慶和家長會,他們甚至錯過父母的葬禮、孩子的誕生。令他們唯一安慰的或許是,家人朋友熟人生病需要住院時,可以提供一點力所能及的幫助。而這樣的事,每個人都希望越少越好。“別在醫院見”成了他們對朋友的調侃,但除了醫院,似乎你又很難見得到他們。

如果你的朋友為醫,請給他們多些守望支持。如果你正在得到醫治,請給你的醫生、護士更多信任、尊重與理解。

版權聲明:本網站所有內容,凡註明來源為“尋醫問葯網-醫脈”,版權均歸尋醫問葯網所有,歡迎轉載,轉載請註明作者和出處,否則將追究法律責任。本網註明來源為其他媒體的內容為轉載,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版權,請及時聯繫我們。

網站內容來源http://www.xywy.com/

【其他文章推薦】

※什麼是內視鏡拉皮手術?

早洩治療15種飲食方法,看了這些原因就會明白

※床事不給力? 穩定有效的外科手術進行早洩治療,讓你重振男性雄風!

※何謂牙冠增長術

※笑起來總是露齦笑的原因

水雷射牙齦整形讓你擁有名媛般的迷人笑容

您可能也會喜歡…